首頁> 浩華視角> 業內資訊

洲浙江快乐彩十二选五: 北京在喊窮,上海在膨脹,廣深在拆墻,中國超級城市的新變局

2019-04-20

浙江快乐彩12选5玩法 www.swhfde.com.cn


中國最頂尖的城市,迎來百年巨變。

 

今天,當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在南北差距上時,很多人忽視了當下正在悄然興起的變化——

 

北京對標華盛頓,上海對標東京,廣深對標大舊金山的格局,越來越清晰了。

 

國家意志與市場力量的相互交織,深刻重塑著當前中國三大城市群的面貌。

 

隨之上演的,將會是一場史詩級的人口遷移計劃,GDP考核機制的調整,上億民眾的命運轉折……

 

01

 

以前老有人說,上?;岢晌υ?、倫敦。現在越來越多的跡象顯示,上海正在選擇東京模式。

 

2013年,上海11號線羞答答的越過邊界,伸入昆山體內6公里。這個歷史性突破,讓遼闊的大江蘇,終于有了一個小角落與魔都實現1小時地鐵通勤——花橋鎮。



一些買不起浦西一張床的年輕人,把家安置在這里,每天像候鳥一樣地鐵來回。不過,雙城生活只局限于這片狹小地帶,再遠就沒有地鐵了。

 

按照設想,11號本該與蘇州的軌道網連成一體,直插蘇州心臟。遺憾的是,中國第一條跨省地鐵剛探出頭來就戛然而止了,像是被擊沉的巨獸一動不動。

 

上海的擴張野心,夢斷花橋啊。

 

這一停,6年過去了。

 

最近,蘇州S1號線開始施工,建成后將穿過蘇州工業園區、昆山市區,牽起11號線的手。

 

滬蘇軌道一體化突然加速的背后,是魔都正在謀劃擴大勢力版圖。

 

5個月前,中國城市規劃年會傳出一個重磅消息,上海正連同江蘇、浙江醞釀出臺《上海大都市圈空間協同規劃》,初步擬定覆蓋上海、蘇州、無錫、南通、嘉興、寧波、舟山、湖州,陸域面積4.9萬平方公里。

 

一個常住人口約6500萬人的上海大都市圈呼之欲出。這是一種完全有別于過往的局面——

 

長期以來,上海奉行單中心思路,導致資源、產業、人口過度向圓心集聚。我們看長三角的熱力圖,上海是主中心,昆山、嘉興、蘇州等衛星城是次中心,彼此相對獨立,各自分散,中間還留有大片的空白地帶。

 


同樣是土地緊張的東亞地區,東京灣的熱力圖卻是長成這樣的。



上海的人口分布呈現“圓心狀”,東京則是“發射狀”。這得益于東京都建設了密密麻麻的軌道交通,將周邊的琦玉、千葉和神奈川縣囊括進來,形成了一個半徑50公里以上的都市圈。

 

有數據顯示,東京都日間人口數約1558萬人,夜間約1316萬人,每天大概有240萬人交通往返。

 

今天上海的常住人口已高達2420萬,接近東京都的兩倍。盡管早前魔都曾簽下軍令狀,到2035年將人口控制在2500 萬左右。但這幾乎是不可能的事。

 

人口往超大城市聚集,是不可逆的自然規律。除非上海自我肢解,經濟大幅下滑,否則遲早會突破這個天花板。

 

所以,上海效仿東京,悄悄布局了一場人口大遷移計劃。

 

1 建設跨市軌道。上海11號線與蘇州S1對接只是第一步,接下來,7號線也準備對接太倉市,17號線將西延到蘇州吳江區。按照規劃,上海要建成21 條城際線,規劃總里程達到 1000 公里以上。除了地鐵,一大波跨市域的城軌和高鐵也在來的路上。

 

(打通省級斷頭路的大致位置)

 

2 打通省級斷頭路。上海與衛星城的毛細血管時有梗阻,有些地方看起來只有幾百米路遠,卻好像天涯海角可望不可即。據不完全統計,上海正在打通11條跨省斷頭路,涉及到太倉、昆山、嘉善、平湖等。

 

3布局第三機場、在嘉興鹽城搞飛地經濟、疏解非全球城市核心功能

 

……

 

上海膨脹的大幕已徐徐拉開。它展開龐大的觸角,吞下毗鄰的7個縣市區。未來將會有越來越多的上海人,離開魔都分散在大都市圈內,形成雙城生活。


 


從骨架到血肉,上海越來越像東京。

 

上海說要打造國際金融中心,但礙于體制機制,始終無法像紐約、倫敦一樣,成為全球資本要素的控制中樞。

 

說要建設國際航運中心,地理條件卻天然劣于馬六甲海峽的新加坡,國際中轉難以突破。

 

這一點,與東京何其之像。放眼全世界,能稱的上全球城市的只有兩個,倫敦和紐約。

 

上海雖然定位全球城市,其實內殼跟東京差不多,只是國際城市。它們都背靠本國的經濟腹地崛起,成為本土貨幣和產品國際化的橋頭堡。

 

它們在全球體系當中,對內服務的職能遠大于對外控制職能。更多的是輻射內部,而不是全球配置。所以其金融中心、航運中心只是區域級的,不是全球級的。

 

此外,今天引領世界格局變動的無非是兩股力量,金融和科技。倫敦和紐約憑借單一的金融屬性晉升為全球城市,上海與東京卻兩手抓,都是綜合性城市。

 

你黃局長有個判斷,中日的世紀之爭,誰贏誰敗,并不是比拼兩個國家的經濟規模誰更高,而是看上海與東京誰更強。

 

上海人口是東京的兩倍,面積是東京的三倍,但上海的GDP只有3.06萬億,僅為東京的1/2。

 

只有當上海的經濟體量高過東京時,中國才能說真正超越了日本。

 

只有當上海的人均收入超越東京時,中國才能說碾壓了日本。

 

上海與東京,未來必有一戰。

 

02

 

中國向來有一南一北兩個核心。當上海在膨脹的時候,千里之外的北京卻在收縮。

 

曾經在帝都眼里,江南的富裕是資產階級的買辦留下來的。北京一度想證明,靠社會主義的優越性,北方也能成為全國經濟中心。

 

所以,在很長一段時間里北京不甘心經濟落后,收攬了非常多的資源。遠的不說,近的有100萬員工的首鋼拔地而起,有北汽、奔馳、長安等整車廠鱗次櫛比。

 

上海有的,帝都一定有。上海沒有的,帝都還是有。好比這金融領域,管理中心在京,市場中心在滬,兩者相隔十萬八千里。每次匯報前,都先得在天上顛簸兩小時。

 

經歷40年的奮斗,北京的GDP大有趕超上海之勢頭。然而,就在這個關鍵的時刻,北京的追趕運動戛然而止了。

 

今天的北京,正在剝離經濟色彩,強化首都功能——

 

趕人。停辦民工子弟學校、騰退批發市場、以每天幾千個足球場面積的速度拆除違建、給予貨幣補償讓直管公房退租。

 

疏解。外遷制造,零售,批發,運輸,倉儲等生態。疏解部分央企、金融機構、百強中學和三甲醫院。設立北京通州城市副中心、河北雄安新區兩個千年大計,作為中心城六區的泄洪區。

 

現在,中央給北京的定位是全國政治中心和國際交往中心。一個對內,一個對外,前者是服務于中央黨政軍的政務活動,后者是服務于重大外交外事活動。

 

在中心城六區的范圍內,只要干擾到這兩個核心功能,都會被中央開啟離心機模式一一甩出。

 

在新版的城市規劃中,北京只字不提“發展首都經濟”,等于正式宣告了將經濟中心交給上海。

 

最近甚至有傳聞說,東城區、西城區會合并成中央政務區。這個說法的出現,恰好凸顯了北京打造華盛頓的魄力。

 

話又說回來,經濟要素的外流,其實也意味著GDP、地方稅收的流失,會造成局部地區的經濟波動。

 

這兩年北京減稅降負的力度很大,去年就為北京市企業減稅約400億元。房地產作為傳統支撐行業,受調控影響也不好用了。未來一兩年還有一連串的大事喜事,比如70周年國慶、冬奧會殘奧會等等,支出非常多。

 

在這個關口上,減量運動就像是最后一根稻草。前陣子,北京市財政局局長在全國兩會上公開喊窮,向中央要錢要支持。“北京正在面對城市減量發展帶來的財政收入增速放緩問題,2019年應該說是收支平衡最緊的一年”。

 

北京市市長則在做政府工作報告時,呼吁政府要過緊日子,準備刀刃向內,先把三公經費砍掉20%以上再說。

 

中國當代史就是充滿了戲劇性。過去,北京站在鄙視鏈的最頂端,睥睨眾生,未來可能要倒過來,由全國各地來支援北京了。

 

但不管怎么樣,京津冀版圖站在了百年巨變的起點。

 

未來通州是北京,五環內才是首都。東西兩城,則是大國的權力中樞。這個有著3000多年建城史、集合了中華文化的地方,將作為國家象征,向全世界展現中國力量。

 

到那個時候,帝都甚至有可能成為中國第一個不考核GDP的大城市。

 

03

 

在三大城市群當中,粵港澳大灣區的經濟增長潛力可能是最大的。

 

京津冀講究政治地位,長三角同質化競爭嚴重,大灣區則互補性特別強。香港是金融中心,深圳是科創中心,廣州是商貿中心,澳門是休閑中心,佛山、東莞是制造中心。

 

放眼全中國,大灣區的分工專業化做得最好。加上這里有十分活躍的民營經濟,高度完備的產業鏈條,品種繁多的金融工具。所以在過去40年里,內地9市飛速發展。

 

但是,這個囊括7000萬人口的大灣區,涉及到兩種制度、三種關稅區、三種貨幣區……雖然都是中國的一部分,但貨物、服務、資本、人員、信息之間仍然不能自由流動。

 

這里邊有地方?;ぶ饕?,也有頂層設計方面的齟齬。由于壁壘的存在,大灣區的發展逐漸走到了瓶頸。

 

于是,廣深港卷起了袖子,大力拆墻。

 

這個地方,正在研究為符合條件的珠三角九市人員赴港澳開展商務、科研、專業服務等提供更加便利的簽注安排。

 

這個地方,正在支持香港私募基金參與大灣區創新型科技企業融資。

 

這個地方,正在研究進一步取消或放寬對港澳投資者的資質要求、持股比例、行業準入等限制。港澳資本或許將逐漸被視為內資。

 

這個地方,正在研究外國人在粵港澳大灣區內的便利通行政策和優化管理措施。

 

類似的舉措可以舉很多。總而言之就是一句話,這里正在破除政治上的障礙,讓市場起到基礎配置的作用。

 

美國硅谷之所以能夠稱霸宇宙,其實就是建立在美國是一個高度自由化的國家。要素流動的門檻極低,便于孵化科技。

 

生產要素的流動自由化了,大灣區就能迸發出更大的協同效應,廣深也可以更加方便的借助港澳資源,打造成中國的硅谷。

 

上海雖然也在發力科技,但魔都的經濟格局,是國資、外資、民資三分天下,國有資本力量雄厚,這天然注定了上海的創新,會更多受到有形之手的牽制。廣深的底色是民企,活力和效率自然更高。

 

 

隨著墻拆掉越來越多,“廣深科技創新走廊”的下一步,就是大舊金山的101公路。

 

一場好戲才剛剛上演。

 

04

 

中國的區域格局大轉盤又開始重新轉起來了。

 

三大城市群的百年巨變,會如何影響我們的房產投資邏輯?

 

如果你手里只有200萬,要在哪里買房上車,環京,環滬,還是環廣深?


本文轉載自:智谷趨勢 |  旺角黃局長